欢迎投放广告
首 页 琶洲之窗 新闻中心 广交会 展览排期 展览会 参展商 会展博览 会展文苑 会展服务 商旅中心 购物商城 会展网址
    http://www.pazhou.net     中国·琶洲
  联系合作 关于琶洲网  
新 闻 中 心

 新闻中心
   琶洲网最新消息


 会展博览
   各大展馆会展信息


 会展文苑
   会展相关知识



 
 
升值:影响出口知多少
如欲了解展会详情,参展/参观,请查询展览排期 / 会展网址 / 展览会,直接联系主办/承办单位。

  中央提出,下半年要继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,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,增强宏观调控的预见性、针对性、灵活性。人民币汇率作为宏观经济政策的一个重要部分,关联到我们的切身利益,国内外广泛关注。今年以来,人民币升值步伐加快,这对广大企业和日常经济生活究竟产生了多大影响?带来了什么变化?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?

  带着这些问号,夏末秋初,本报记者分头走访不同企业、地方政府、权威专家、投资者和消费者,与他们一起话升值、算细账。本期经济周刊推出这组调研报道,希望能对读者和决策部门提供一点参考。

  升值加快,企业心疼

  在全国,珠三角外向型程度相对最高,受人民币升值影响也更大。记者重点调研了广州、顺德、珠海一带的机电产品尤其是家电出口行业。18家被访企业中,既有美的、格力、格兰仕等自有品牌出口集团,也有业绩良好的中小企业。

  家电是我国传统出口优势型行业,大部分原材料采自国内,出口比重较大。人民币升值,而国内采购成本不变,若出口家电以降价保持原有竞争力,则利润率必然下降;若降价幅度低于升值幅度,成本优势就在一定程度上削减,即使利润率没下降,但利润总额和产品市场份额也会下降。国内家电行业与国际家电巨头、经销商的议价能力有限,每次升值,出口价格的升幅达不到人民币升幅,而调价行动总在升值之后。“美的”和“格兰仕”,是顺德当地的名片,仅微波炉一项,这两家企业就占全国产量的80%。人民币升值使美的、格兰仕的利润空间大大压缩。

  珠海格力电器海外销售公司遭逢同样的窘境,总经理李伟说,3年来,人民币升幅近20%,今年升得越来越快,上半年就升了6.5%。在与外商谈定价格后,企业利润随着人民币升值而以相同幅度下降,升幅越高,利润降幅越大。据测算,人民币每升值1%,将造成家电出口4%的利润损失,影响家电工业总产值增速下降1.5个百分点,全行业盈利水平下滑。

  中国电子进出口珠海有限公司负责人说:“面对升值,天天心疼,利润被汇率吃掉了不少哇!”

  提价还是不提价?

  记者在珠三角看到,一些企业积极探索多种途径消解汇率变动和原材料涨价的重压,有的尝试与客户形成价格动态调节机制,成本分摊,适度提价;有的努力开发价格弹性大的客户;有的提高内销比例,规避汇率风险;有条件的集团公司设立集团外汇账户,允许子公司之间外汇调剂或改用欧元、英镑、澳元、加元等其他货币结算,减少汇兑损失。

  但就提价而言,在现实中谈何容易?

  沃尔玛是格兰仕北美市场的最重要客户之一。格兰仕常务副总裁陆荣发说,多年来沃尔玛在格兰仕采购的微波炉多属中低端,格兰仕也一直以稳定的较低价位为沃尔玛供货。今年,人民币加速升值,加上其他各种内外因,格兰仕负担沉重,不得不向沃尔玛三次提价。可是,受美国经济不景气和全球通胀影响,美国消费增长乏力,沃尔玛只好要求格兰仕降低供货价。考虑到成本和利润,格兰仕开始向沃尔玛停止部分供货,截至6月底,因价格谈不拢,格兰仕已放弃沃尔玛近50万台微波炉的大单。

  国外大采购商不会接受供应商2—3个月甚至每个月调价一次。格力电器海外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陈致安说,跟这些采购商做生意必须充分做好汇率预测,而要预测人民币和美元间的一年期汇率,风险似乎越来越大。格力对外方从一年定一次价,变为半年定一次价,再变为3个月定一次,再往下就没法做了。韩国LG给客户报出的价格都是一年后的,竞争优势明摆着。

  美的电器海外战略发展部总监顾炎民说,美的出口的空调从签合同到上货一般两个月,而今年以来,短短两个月里人民币就能升2—3个点,企业跟不上趟。去年他们的外销部门对外商发过三次汇率通知,合同变来变去,信用度受到影响。另外,国内同行仍有竞相压价的无序竞争,比如,汇率涨2%,企业加价2%,本很正常,但有的企业却只加1%,最后谁也不敢贸然提价,“提价是找死”、“谁先提,谁先死”。当然,“不提就等死”。由于风险增大,企业整天忙着算汇率,创新的动力打了折扣。

  相对于上述品牌企业,中小企业议价能力更弱。广东德豪润达电气公司业务员吴映红说,由于面对的都是以美元结算的全球性大客户,德豪润达讨价还价不占优势,且货币选择余地小。大客户的态度是:你要提价,对不起,把你的产品撤下货架。今年人民币升了又升,公司跟客户也谈了又谈,对市场、产品开发的投入明显减少。

  订单丢了,还能找回来吗

  升值加大风险,风险加大压力。从眼前看,企业面临失去客户和订单的冲击;从长远看,我国出口在国际市场面临“进还是退”的严峻挑战。

  对企业而言,升值有痛,最痛的莫过于丢订单。风扇是广东美的一大招牌出口产品,由于人民币不断升值,加之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因素,现已在美国市场丢单若干,在欧洲市场销量下降。格兰仕微波炉、空调今年上半年出口总量均下降,原计划签订的略有盈利的订单,因升值已无利可图,只得放弃,在一定程度上被韩国、东南亚等国外同行抢了单。

  格兰仕常务副总裁陆荣发说,公司要提价18%—20%才能弥补人民币升值、成本上涨的损失,而这意味着竞争力的下降。微波炉出口提价20%,客户一时找不到替代供应商,只好勉强接受,但与此同时,他们一定会培养新的供应商。这种影响短期看不出来,3—5年后就可怕了。印度、东盟地区的生产成本跟中国差不多,优势越来越凸显。以微波炉为例,全球份额中,格兰仕占35%—40%,美的占25%,韩国LG只占20%,而今年微波炉订单已向韩转移,我们的优势在减弱。其他新兴国家都认定现在是争中国订单的好机会。“把订单拱手让给人家,等于把‘中国制造’生存之路让给人家!”

  中国是全球最大家电生产基地,今天的出口规模来之不易。有些行业出口不行了,还能转行做进口,可像家电这样的成熟行业就难了。顺德经贸局副局长招霞红感叹:在汇率影响下,品牌大企业某种程度上还能靠内部消化撑一阵,中小企业做出口更辛苦。打国际市场,不是吃这盘菜不吃那盘菜一样简单,市场丢了,再难找回。

  “欲干不能,欲停不忍”

  人民币升值带来的不仅是订单减少,更麻烦的是就业问题。年初至今沿海大批企业停产、歇业或倒闭。但在顺德、珠海一些厂区,记者观察到人气依然较旺,其品牌出口产品的流水线一派繁忙。外部环境偏紧,是考验也是契机。面临倒逼机制,广东的出口企业不等不靠,主动适应,尽力自我化解困境,像美的、格力的高附加值、高技术含量产品出口仍保持增长。

  一些企业家表示,经营成本大增,做一单赔一单,企业“欲干不能”,但那么多工人一旦下岗,无论是留在当地还是回老家,都给国家平添负担,也不利于社会稳定,企业“欲停不忍”,必须咬紧牙关,利用好回旋余地,维持运转。

  格兰仕外贸管理办刘贵中说,公司有4万多人,假如减到1万人,格兰仕照样活,也有赚头。不做单、少接单、缩小规模,对格兰仕这样的品牌公司不算太难,可是企业总要负起一份社会责任,不能简单地靠裁人来应急。

  广州、珠海一些中小企业的老总说,广东外来民工最多,今年因升值导致较大损失,中小企业不得不狠心裁员,这是非常时期的一种活法。但如何安置那些失业员工?配套政策措施要跟上。何况,出口经营牵涉到上下游,人员、规模收缩带来的“多米诺”效应值得重视。

  稳定汇率最要紧

  企业对人民币升值的承受极限是多少?

  调研中,企业表达了最低期望值:“但愿今年秋季广交会期间汇率不要升了。”

  在珠海进出口商会会长黄达璋看来,人民币升值有利于帮助广东“腾笼换鸟”和产业洗牌,促进制造业的优化整合和外贸转型,提高中国产品整体形象。中国经济是靠实业支撑的,调控意在结构调整和升级,但今年的经济形势特别复杂多变,要考虑企业的承受力。

  格力、美的、格兰仕等品牌企业认为,人民币升幅如果每年维持2%—3%,家电业还能承受;升幅6%,企业就没生存空间了。也有的提出升值最好一步到位,“痛就痛一次”,不要“温水煮青蛙”。美的日用家电集团副总裁王振刚表示,升值不是问题,但应适度、可控、相对稳定。珠海华尚公司总经理周增广说,最要紧的是让企业对升值幅度有准确预期。

  不少企业认为,汇率走势应具有双向波动性,而非单向升值,“只涨不跌”会加剧热钱流入。汇率有升有降,并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,才能掌握主动,不妨适当利用人民币短期走软来推动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。

  金融部门现有的一些避险产品可用来给升值减压,但企业感觉这尚未满足需求,呼吁进一步丰富金融避险工具,改进和加强银行的金融服务,拓宽企业规避外汇风险渠道。财政政策也应有所作为。

  顺德一位知名企业家说,人民币升值,这是一种趋势,企业无法躲避,只能迎难而上。内紧外压,可能今后仍将存在,关键是看企业能不能固本强身,抢抓先机,增强应变意识和能力,“夯实微观,要有好政策,更要靠我们自己!”

 

琶洲网编辑


TOP↑

Google
 

 
 
版权所有©  PAZHOU - 琶洲网    Copyright by www.pazhou.net